您的位置:首页>>文章正文
邪教“奉献金”是骗人把戏
2017-1-6 来源:蜀风网

邪教组织敛财的手段很多,其中“奉献金”就是其招术之一。很多邪教蛊惑信徒说,只有缴纳“奉献金”,才能真正让“神”感受其诚心,才能得到“神”的保佑。许多信徒信以为真,最后导致家境落魄,一贫如洗。邪教的“奉献金”,其实是骗人的把戏。

一、“奉献金”交得越多,真的越好?

“全能神”常对发展对象施以小恩小惠,赠送生活用品,以帮助其改善经济状况、解决困难等为名进行感情拉拢,入教后再进行邪教思想渗透,并诱导其发展下线。信徒加入“全能神”后,被诱骗缴纳“奉献金”,而且越多越好。他们哄骗信徒说:“现在交的钱物越多,将来神赐给的福越多”。可缴纳“奉献金”较多的信徒,真正又得到了哪些“好处”呢?

据《天府早报》报道,家住四川省什邡市红白镇的刘华湘,深信加入“全能神”,就能逢凶化吉,消灾避难。“福音执事”诱骗刘华湘说:今年12月“世界末日”就要到来,每个信徒都要缴“奉献金”,缴得越多,“神”就会重点保佑。张华湘背着老公把家里仅有的12000元存款交出,还找亲戚邻居借了2万元。结果“世界末日”——2012年12月21日,天既没有黑,灾难也没有发生,刘华湘却饿得头晕眼花,亲戚邻居也纷纷上门讨债。她不仅害得家里一贫如洗,也害了乡亲们。一怒之下,老公带上儿子,远走他乡打工还债。

另据《丰都日报》报道,山东荣成的张金芳,曾经是当地致富最早的人。张金芳为了给丈夫治病,请来了当地懂“神法”的李某为其驱邪。李某便不断向张金芳灌输一种叫“全能神”的理念,在李某的鼓动下,为了丈夫能尽快好起来,她与丈夫一起加入了全能神,并按照李某的要求,写了保证书,发下了“永不叛教,否则必遭天谴”的毒誓。四年来,张金芳夫妇累计向“组织”捐献了68万元钱,近乎倾家荡产。而她自己由于长期外出传教,拒医拒药,2012年11月傍晚,病倒在了“传教”的路上。

“门徒会”一直鼓励信徒向神“献爱心”,缴纳“慈惠钱”、“慈惠粮”,其敛财的名头,与“全能神”的“奉献金”无异。

据《凯风网》披露,甘肃省临泽县倪家营镇梨园村六社居民师玉龙,为了治好自己的腿病,天天“祷告治病”,把家里的钱都拿去交了“奉献款”,迷信献的爱心越多,“神”赐给的福才会越多,任凭妻子哭闹也无济于事。村社干部及亲友们看到他家的日子过的越来越穷,一看到师玉龙回家就去劝说,但执迷不悟的他已被邪教彻底洗了脑,不顾亲友劝阻,毅然离家长年外出,至今未归。家里年迈的老人无人照顾、繁重的农活没有人干,妻子也因不堪生活重负,精神越来越低迷,有时甚至出现神智模糊、精神失常的现象,两个孩子因家境贫寒相继辍学外出务工,两个老人病情加重但没有钱医治相继离世,一个好端端的家就这样被“神”拆散了。

二、“奉献金”真的都交给了“神”?

毋庸讳言,一些名门正教也曾发起善款筹集。不过,他们筹集的资金都用在了社会公益事业,真正做到了真正慈心济生,善行人间。比如,广东汕头市佛教界人士曾与2014年向社会各界筹集善款约70万元,用于举办公益慈善活动,放生各类鱼苗50万尾、大海龟58只、鸟类2400只以及陆地生物一批,还关心慰问了困难群众。

那么,邪教组织收取的巨额“奉献金”,都去了哪里了?

据《凯风网》披露,广东省佛山市高明区的谭秀霞,专职替“全能神”收取“奉献金”,从2005年2月到2009年3月期间,收取总额达到了3000万人民币以上。而“神家”每月仅给她50元作为零花钱。当她打听这么多钱最终会送到哪里去时,“全能神”骨干杨姐凶狠地说:“不要打听钱的去向,这些都是神的旨意!”另一骨干小艳告诉她。这些钱都被一级一级送往更高的教会。

在很多邪教信徒看来,他们的“奉献金”,都奉献给了“神”。殊不知,他们的“奉献金”,都流入了教主的腰包。据《兰州晨报》报道,“全能神”教主赵维山现居住美国纽约一个豪华别墅小区里。表面上看,他遵守美国的法律,深居简出;实际上,他精心挑选香港、韩国作为“中转站”,利用这两地距离中国大陆近、经济交流频繁、人员往来多的优势,继续遥控指挥中国大陆的“全能神”教活动,继续过着轻松敛财、大肆传教的生活。2012年,仅山东“牧区”交给他的“奉献金”就高达4400万元。为了不断扩大“全能神”的影响力,仅2013年,他就斥资1000多万元,在香港的多种中英文报纸上刊登广告,并买下一些街头摊位,向路人发放“全能神”教宣传资料。骗取了信徒的“奉献金”,赵维山或用于个人享受,或继续“投资”扩大邪教地盘。
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scwind.cn/fxzq/201701/06/t20170106_4727937.shtml

(编辑:余丽)